文章内容

中国留学市场回温:美国最受冲击 英国逆势上扬

来源: 作者:不详 时间:2020-08-24 09:14

8月16日,周日,不断有人走进郑州市金水区农科路16号万达中心21楼。这是郑州新东方前途出国的办公楼层。上午九点起,一场主题为“乘风破浪的留学生”留学体验展正在这里举行。

“不好意思,今天咨询的人太多,没有位置了,我给您找别的位置先坐一坐。”讲座后,当记者以咨询者身份咨询留学事项时,相关老师将记者安排到一个摆放着两排简易长课桌的办公间。

在21楼,一面是可容纳二三十人的办公间中分别坐满了正听讲座的学生和家长,一面是讲座厅外一座难求的一对一咨询位,一派忙碌的景象仿佛此时并非疫情之下。

回顾:疫情冲击下的上半年留学市场

此时的热闹场景,不能抵消的是留学机构在2020年上半年因新冠疫情的全球扩散所受到的冲击。国内欧美一流名校申请咨询服务机构天道教育创始人石凌空曾预测,疫情会导致留学市场需求在一两年内的小幅下降,降幅大约是20%。

31岁的臧文凤,拥有八年一线留学咨询经验,目前是留学机构北京助梦前行科技有限公司英国部经理,负责英国留学咨询业务。2019年底刚从郑州赴北京开拓市场的她,没想到在2020年开年就遭遇了一波冲击。

仅就英国部分业务,臧文凤今年上半年接待的咨询人数同比去年有明显下降。其中,三四月为上半年业务受影响最大时段。近两个月,随着疫情惶恐初期的过去,业务量有明显回升,但仍未达到去年同期水平。

俄罗斯某大学体育专业在读博士孙先生自2018年入学后,也兼职做俄罗斯留学服务。最近半年,他的咨询业务同样有明显下降。在他的观察中,不仅咨询人数减少了,前来咨询的人中,也多了不少犹豫纠结的群体,“尤其是打算出国读本科的,年纪小,可能原本规划做得就不是非常清晰,更容易纠结”。

郑州一家留学服务机构内,学生和家长前来咨询

疫情之下,安全和未来发展问题成为咨询者两个最大的困惑。孙先生和朋友决定在初期咨询时,除了帮助咨询者申请心仪院校之外,还针对咨询者个人条件增加留学制订方案,给出更符合咨询者个人发展路径的留学选择建议,并向签约者提供更长期的跟踪服务。

“艺术、体育、理工科等专业可以到俄罗斯留学,其他的意义不大,按现在的情况,将来回国后不好发展。”未来的不确定性使孙先生更坚定了之前的业务范围,只做俄罗斯公立名校和强势专业的留学服务。

除创业公司、个人中介外,大机构也未能幸免。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助理副总裁、新东方前途出国总裁孙涛在接受《信息时报》采访时指出,相比有稳定客户群的小型机构,大型机构和中型机构受到的影响比较明显。由于场地、人员成本等,大型机构平时的运营资金压力比较大,甚至有大型机构出现大幅减员,一些中型机构出现现金流断裂的情况。

光明网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31日,我国新增注册的留学相关企业7411家,同比减少16.09%。

中学国际部作为留学产业的一环,也受到了影响。郑州某中学国际部教师张文(化名)表示,今年招生的确比往年难度提升,家长们对于疫情安全和政治稳定这两大问题有明显担忧。“未来怎么样,我们确实不能明确承诺,但作为老师,我们一定会对学生负责到底。”张文说。

重灾区:疫情与政治双重限制,美国或最受影响

“十年内都不要去美国。”新东方全球留学讲座结束时,准备离开的陈先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陈先生的儿子刚高考结束,正在等待国内大学的录取通知。对于安全、签证办理和就业形势的不确定,原本计划让儿子在3年后赴美留学的陈先生,不再推进这一选择。

8月16日,一场留学体验展正在举行

5月初,新东方前途出国发布《2020中国留学白皮书》。内容显示,由于今年重新开放工作签证加之学制短,英国以42%的意向留学比例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留学生首选留学目的国。

石凌空预估,今年上半年,天道教育旗下主要美国留学业务将比去年同期下降30%~50%。

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FAP)关于美国大学的研究报告表明,2020/2021秋季学期的国际学生人数,预计将比2018/2019学年下降63%~98%,美国大学的国际学生入学率可能会降至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据美国著名教育周刊《高等教育纪事报》在5月的统计数据,全美共有224家高校作出裁员调整。除大规模裁员外,很多大学还面临破产风险,美国百年老校麦克默里学院已因为财务危机宣布在春季学期结束后永久关闭。

这让2020年5月刚刚在美国结束研究生学业的冯同学产生了另一重担忧:原本考虑继续申请美国博士生的她,犹豫了。

在她看来,整体留学生数量的减少意味着美国学校收入的减少。而博士生往往由学校提供奖学金培养,这可能导致高校减少博士生招录名额,“2021年可能是申请美国PHD(博士生)最难的一年”。

不久前,冯同学已经回国,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她准备度过一个间隔年,然后再作打算,“也有可能会在国内找工作”。

反差:彻底放弃者仅4%,留学仍是刚需

虽然放弃了美国,但陈先生并没有放弃儿子的留学计划,而是将视线转向了英国等其他国家。在陈先生的了解中,儿子同班同学的家长们普遍对于3年后的留学保持乐观态度,都还在正常推进孩子的留学规划。

8月初,世界大学排名官方机构、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 (Quacquarelli Symonds)调研发布留学生白皮书《疫情如何影响全球留学生》。

内容显示,仅就中国学生而言,尽管有54%的受访者打算调整留学计划,但彻底放弃留学想法的学生比例仅有4%。而在所有受访数据中,彻底放弃留学想法的学生比例为7%。

而根据留学权威机构金吉列发布的针对250个留学家庭的调查数据,250个家庭中,真正选择终止留学行为的仅有3个。

7月31日,在以“疫情后的留学教育”为主题的全球名校长论坛上,上海纽约大学创校校长俞立中认为,虽然受疫情和中美关系影响,出国留学出现了一系列问题,但由于学生有需求、学校有需求、欧美一些世界一流大学有自己的办学理念和办学自主权,因此出国留学大趋势不会有太大变化。

根据英国大学招生服务中心UCAS统计数据,截至6月30日,中国大陆今年通过UCAS申请英国本科的学生人数达到24430人,占总申请人数的3.74%,同比增长23.63%。

8月初,天道教育发布《2020中国学生留学申请现状及趋势白皮书》。白皮书显示,对GMAT和GRE分数要求相对灵活的英国变成一大选择,由于申请人数过多,英国的商科项目甚至陆续提前关闭。

在张文看来,今年自己带班与往年并无不同,一切仍按正常教学的流程推进。“只有一个家长很小心地、旁敲侧击地问过我别的家长的想法,其他的家长和学生都没有太大反应。”张文表示。

她分析过班内学生和家长较为镇定的原因:“其实能上国际班的,大多数家庭在很早就把孩子的路线规划好了,而且也很清晰地知道留学在孩子的人生规划中意味着什么,所以疫情这些外部原因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

“如果不是因为我爸妈催我回来的话,我本来不打算回来的。”在美国攻读动画专业的李同学不过19岁,刚刚去学半年就遭遇了新冠疫情,如今因父母坚持,正在郑州家中远程上网课,但她对自己在美国的学业十分坚定。

“目前国内的动画行业发展还处于初期,如果在美国就学,可以接受更优质、更开放、更先进的动画专业教育。”喜欢皮克斯等世界一流动画公司的李同学,还希望毕业后能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

机遇:较以往相比,同样分数或更易申请排名更高学校

在留学的刚需下,留学生在不同国家间的转移也创造了新数据。

财新博客中,专注全球升学指导的国际教育咨询机构灯塔学院发布了英国留学相关信息。内容显示,目前有近120000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在英国大学学习,他们的学费是英国大学的主要收入来源。

8月13日,英国高考(A-level)放榜。当地时间8月14日,《泰晤士报》发布消息表示,今年有8570名中国大陆申请者被英国大学(本科)录取,这一数据比去年增加了14%。

《2020中国学生留学申请现状及趋势白皮书》也显示,疫情前后英国的申请难度出现两极分化,疫情前招录标准居高不下,但在疫情期间录取标准明显降低。

而在“重灾区”美国,2020年,除普林斯顿大学录取率相比2019年下降了0.21%外,以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为代表的常春藤联盟学校(美国名校联盟)在申请人数均较2019年有所下降外,录取率均有一定提升。其中,哥伦比亚录取率提升最高,为1.01%,实际录取人数相比2019年增多275名。

“你想,很多人因为担心安全问题,今年没有申请。申请的人数减少,同样的成绩就更容易申请到世界排名更靠前的学校。”郑州新东方前途出国相关老师表示。

但近几年赴美留学合适吗?因为疫情和政治双重因素的不断变动,几个月间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的冯同学并不认为近两年是赴美留学的绝佳时机,但张文给出了另一种说法:“其实美国政治界对学术界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今年刚从纽约大学毕业的王瑶,在看到哈佛、麻省理工等大学联名抗议美国政府关于“要求将所有秋季只上网课的留学生全部驱逐出境”的命令后,也与张文持相同的意见。“学校还是站在学生的立场上的。”王瑶说。

特朗普关于秋季开学的推文(来源:Twitter)

而一周之后,在多方反对下,特朗普政府同意撤销这一规定。

挑战:留学新生上网课对自觉要求高,毕业生求职压力大

关于留学未来的发展趋势尚未有定论,但2020年的留学新生和毕业生却真实地面临着不同的挑战。

“再见了,美国。”5月毕业季之后,冯思元的朋友圈开始频繁出现类似的内容。发布这些朋友圈的人,大多是她在一个中国留学生微信群里加来的。这个群里本来很多人打算毕业后继续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但受疫情影响,不少人放弃在美国工作,选择回国。

预计于今年冬季毕业的悉尼大学研究生成亚男,也发现她所知的很多原本毕业后打算在澳洲工作一两年的应届毕业留学生,也都在纷纷返回国内。秋招来袭,在准备结束学业的同时,也要寻找工作的她对此也感到有些压力。

“今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本来就业压力就大,加上留学生都要回来找工作,找工作的难度肯定更大。”成亚男说。

4月,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2020海龟春招求职趋势报告》。数据显示,回国寻找职业发展机会的2020年海外应届留学生规模较2019年同期激增72.9%。

而对于今年秋季入学的学生来说,也面临着无法到目的国进行线下学习的问题。

张文表示,今年的学生,一部分可能是在家进行网络课程学习,而如果申请的大学是在中国有合作办学的学校,另一部分学生也有可能会先行转入在中国的合作院校进行学习,等线下复课后再到目的国读书。“这对个人自觉要求较高。”郑州新东方前途出国相关老师表示。